首页 >> 历史

br自写完小黑正传后(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08

自写完小黑正传后,没想到引起众多群友的关心,有问小黑现而今如何的,有告知说,看到小黑与其他猫打架的,有说看到小黑瘦骨嶙峋的在街边乞讨的,甚至某友动员起猫肉搜索,告知我说小黑在校园旁的普陀寺内遁入空门的。本已忘却小黑的我,一是不堪群友的滋扰,二是该死的好奇心作祟(心想若是猫能有佛性,估计猪都能上树了),三是以证群友信息的真假,四是想彻底与小黑做个了断,在与小黑数月没见后,踏至最后一位群友告知的普陀寺内,寻找到了小黑的身影。
在千年古刹的大殿内,梵音清彻悠远,小黑与一群高僧跪在蒲团上低头诵经,虔不虔诚暂且不说,在这样的道场下,最起码也是煞有其事的。念完经,小黑站了起来,只见他变化不大,只是毛发又恢复了光亮,瘸了的腿仍旧是瘸着,秃着顶,身上着了件土黄色的袈裟。小黑不知道是真的把我忘记了,还是装作不认识,本不想理睬站在门侧的我,但看到我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小黑轻轻的瞪了我一下,接着傲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脑壳,说这不是与其他猫打架斗殴的结果,是剃度。我听完心想,人的修养总不能输给一只畜生吧,连忙收起眉眼间的笑意,肃然对之以示敬意。
小黑问道:“我是叫你金主?还是施主呢?”随即看了看自己的袈裟说:“还是施主较为合适,你看呢?毕竟一切都是过往。”
我喃喃道:“还是施主较妥。还是施主较妥。”
随着话音,小黑已把我带到古刹内的许愿池旁,他自己盘地而坐,却让我坐在石墩上,瞧着满脸疑问的我,小黑自己主动说道:“自你们搬走后,断了经济来源,领地被那只咱们原来一直鄙视的其丑无比的短尾小灰占领,我虽苦苦哀求,小黄、小白、小花还是不顾以往的情份,纷纷投入小灰的怀抱。你也知道,我不会抓老鼠,不擅钓鱼,怕血腥,怕劳累,开始是靠拾其他猫剩下的饭菜过生活,可时有时无,饱一顿饥一顿。后面连其他猫剩下的饭菜都没有,只能靠抢,锦衣玉食的生活过惯了,连打架的招式都疏淡了,总是被其他猫打的头破血流,有一次不小心被打断了腿,休息了大半个月才见好,可伤了总是伤了,腿脚就不那么灵便,抢食吃更是难上加难。尊严总没有肚皮来的重要,无计可施只得厚着脸在街边乞讨了几个月,仍然是无法解决温饱问题。”
小黑顿了顿,喝了口水接着说道:“后听猫网上传说,有只小花猫在普陀寺听梵音听久了,佛心大发,每天虔诚的诵经打坐,终打动了住持,被住持收留,成为庙内弟子,此事在猫界甚是轰动。我听闻后,心想诵经打坐有何难,和天天乞讨相比,总是简单的多吧!和天天挨饿相比,总是幸福的多吧!心动不如行动,后我从校园辗转到这(其实也不过几十米远,也称不上辗转),开始住持不接受我,我就把乞讨时练就的厚脸皮的本领发挥到极致,天天跟着和尚、小花诵经打坐,瞧着纷至沓来的人,磕头求神拜佛,他们不外乎求的是能高中榜首,能觅得好因缘,能子嗣满堂,能健康长寿,能富贵平安,能封妻荫子,或是黄袍加身,我只是跟着胡乱磕,除了求个安身之处,也不知道求个啥,日子久了,住持也被我的坚持而感动,再加上小花常常在住持面前美言几句(当然我也少不了给小花好处,任何事总是有代价的),住持就答应让我皈依佛门,成为佛门弟子。”说完皈依,小黑甚是安慰和自豪的瞧了瞧身上的袈裟,又瞧了瞧蔚蓝的天空。
后我听小花说,小黑很在意仪式,说是中国人啥事总得讲个仪式,没有这仪式,似乎总感觉名不正则言不顺,比如过生日这事,没行个仪式,似乎日子就停止了,没增长一岁一样。比如结婚这事,只领了结婚证不算结了婚,需得办了婚礼才算结了婚。比如人去世这事,若只是火化下葬,而不办个丧礼,似乎这人都跟没去世一样。小黑对此事也甚是介怀,自己挑了个黄道吉日,赶制了一套袈裟,死皮赖脸的求住持给他办了个皈依仪式,仪式那天,小黑满足而虔诚的跪着,住持剃掉了他头顶上那撮不太平整、不太光亮的黑毛,将袈裟给他体面的穿上,小黑甚是欣喜,似乎此般才心安了。可能原来和小黄苟且时没有办婚礼,落难时任凭他如何苦苦哀求,小黄也弃他而去。原来搬至豪宅时,没有办乔迁庆典,豪宅被他猫所强夺,在小黑心里总觉得这一切都和没有办隆重的仪式有关,虽然常人或常猫不如此想,可管不住小黑会如此想,毕竟脑袋长在他身上。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小黑接着又说:“原来你们在耻笑我,我是知道的,我接受你们的施舍,实然是各取所需,我需要的是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日子,你们需要的是打发枯燥而无聊的时间,需要的是处理那些无用的残羹冷炙和发发你们聊以 的善心,当然在我看来那只是可笑的伪善,若真动到你们实际的利益,也是避之不及的。不管是人界,还是猫界,没有谁比谁更低贱,也没有谁比谁更高尚,你们耻笑我无能时,我在讥笑你们的虚伪。所以别用你们无谓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和绑架我。我不欠你的,当然你欠不欠我的,那得看你。”听完,我顿时愕然,话里话外隐隐都被他说得我似乎欠他的,我木木地又有些羞愧地说道:“是的,是的。你不欠我的,你说的让我醍醐灌顶。”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带着此等觉悟,我赶紧逃离普陀寺,生怕再听下去,感觉自己连只畜生都不如。小黑送我出庙门,转身关上又黑又重的庙门,随着庙门渐渐的关合,小黑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徒留我怔怔地站在门外。屋外微雨,火热娇艳的凤凰花随雨飘下,不偏不倚的打落在我肩上,我顿时茫然亦戚然,轻轻叹了声:“佛门一入深似海,从此金主是俗人。”
本以为此次真的要断的彻底,忘的干净,可树欲静,风不止。没过 个月,接到住持带来消息,说是让我务必去一趟,本想假托忙不去的,可住持毕竟是住持,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小黑的面子可以不给,住持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我满脸势力满心疑惑的来到普陀寺内。
住持和我说道:“施主来的正好,今天本寺要清理门户,让施主做个见证。毕竟你亦和他有段尘缘,不管是缘浅还是缘深。”
“怎么了?清理谁呀?”我瞟了瞟跪在旁边的小黑,嘴上虽然这般问道,心里也猜了个八九。
“清理净空(这是小黑的法号),他犯了佛家八戒,一犯了偷盗,二犯了邪淫,三犯了妄语,四犯了饮酒,五犯了杀生,六犯了卧高广大床,七犯了花鬘璎珞,八犯了歌舞戏乐,故要将他驱逐出我佛门。”住持静静的说道。
他看着我一脸茫然,接着又道:“他趁我们不注意偷了庙内的香火钱,拿着去买豪车置豪宅,晚上偷偷戴顶假发去酒吧饮酒作乐,去本市最红的猫窑子寻欢撩骚,时不时去勾搭心心念念的小黄,行苟且之事,前几天正当与小黄醉生梦死时,不小心被小灰碰到,小灰也不是善茬,见此怒气冲冲,大打出手,小黑虽不擅长打架,可也不会等着挨打,正瞧着小黑落败之际,老天垂怜,小黑推小灰时,小灰不慎滑倒,撞到石头上,磕破脑袋,一命呜呼。现在警察要来逮捕他,我寻思着,国是国法,佛是佛法,国法之前,我先了了佛法。”
“色心难改,何不干脆把他给阉了,以彻底绝了他的色念。”我忍不住说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欲念亦心造,身残念不绝,反而生罪过,施主切莫再生口业了。”住持道。
我嗤嗤以鼻的哼哼道:“只要效果佳,何必纠结于方式方法呀,佛祖真是矫情。”
此时我不小心斜眼瞧到小黑,他正一边紧紧地捂着自己的生殖器,一边狠狠地瞪着我,大有你敢割我,我就割你全家的架势。
我回瞪他了眼,心想死到临头了,你还要把根留住呀,你不知道,那是祸害呀。
小黑似乎理解了我的眼神,回瞪道,即使是祸害,也要坚守到底,怎的,头可断,命可没,男猫本色不可弃,这是男猫最后的尊严。
住持当着众僧、小花和我的面,将小黑驱逐出佛门。佛门外等着一众警察。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黑被警察带走,小黑耷拉着头,一瘸一瘸地走出佛门,回瞟了我一眼,似有悔意,又似淡漠。
没几天就听到小黑被枪决的消息。听到消息时,我心中默叹道,在梵音熏陶下,本就没啥悟性,也没啥记性的小黑,没悟到别的,没记下别的,只肤浅地悟到和记得色即是空。哪知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终是送走了他。为了以示对死者的尊重,或是对自己短暂缘分的怀念,假情假意的难过总是难免的,一难过的是佛法亦不能是万能的,再怎样宣扬普渡众生,也没能渡的了可恨可悲的小黑;二难过的是和小黑的缘分终于是了无了,从此与他真的是诀别了,这大概就是生离与死别的区别了,生离总觉得还有见面的可能或机会(虽然多数也是没能再见),死别要想再见,只能去坟头去拜一拜了(前提是还得有坟)。一秒的难过后,旋即是欣喜,一欣喜的是畜生毕竟是畜生,和人比总是少了些悟性和灵性的,要不感觉被只畜生给比了下去,心总是有些不甘;二欣喜的是终于不会再因一只畜生而被滋扰,可以过上梦寐已久清清静静的日子。

共 4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继小黑正传以后,又续写的新篇章。通过小黑为了生存,皈依佛门以后的故事。小黑虽然皈依佛门,却五毒俱全,心口不一,最终导致违法,走上了不归路。小说采用暗喻的手法,通过对小黑的描写,映射社会上若干人,也是打着伪善的旗号,却做着违法犯罪的事,让人可叹可气,更是可恨。一篇讽刺文,寓意深刻,引人深思。荐赏!【编辑:雅润】
1 楼 文友: 2017-07-05 16:10:49 为啥把我的标题给改了呀?
2 楼 文友: 2017-07-05 16:20:2 非常生动的流浪猫,从形态到心理,都描写得惟妙惟肖,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7-05 16:47:08 谢谢您的评论。努力学习中。老年人中风急救措施
喝酒造成的阳痿怎么治疗
首荟通便胶囊怎么吃效果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