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法家高徒第二百九十零章战地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7

法家高徒 第二百九十零章 战地仙

司徒刑手掌蜷缩捏成拳状,巨大的力量捏爆空气,发出一声脆响为了尽快适应身体上力量和速度的变化,他每一拳都是用尽全力

因为他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惊人,以至于空气被拳头挤开排空,陡然出现一道道真空四周的空气好似潮水一般涌入,形成了快速的气流

司徒刑的拳头所过之处,形成一条条风龙四周的火焰被风龙倒卷,四处乱飞,鬼仙们有些恐惧的躲闪,生恐沾染上一丝

毕竟已经有了前车之鉴

“哼”

玉清道人面色铁青,看着拳头卷裹着地心之火好似长龙四处肆虐的司徒刑,不由的冷哼一声,眼睛中的冰冷之色更浓

“突破先天武者就敢如此放肆”

“难道你不知道地仙的战力还在武道宗师以上么”

司徒刑面色不变,拳头却是陡然加速,因为速度实在太快,空中不时发出一丝丝闷响

“地裂术”

玉清道人看着越来越近的拳头,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的点出,地面陡然裂开,露出一个异常黑暗的缝隙

大殿内的桌椅,还有一些器皿陡然跌落,就连司徒刑的身形也有些不稳但是他并没有以往那么躲避,而是脚底好似有着一个个看不见的台阶身形笔直的一步步的向上攀登

“踏空术”

“你果真进阶先天了”

“只有先天之上的武者才能浮空站立”

玉清道人看着凭空站立的司徒刑,眼睛微微的收缩,声音笃定的说道

“但是,就算你突破了先天,在老道眼里不过是一个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

司徒刑看着周身青光升腾,好似巨人一般充满压迫感的玉清道人,不仅没有退缩,反而眼睛里陡然升起无穷的战意

“那就战吧”

“火焰术”

“蔓藤术”

“诅咒术”

玉清道人白皙如玉的手指快速的点出,司徒刑的面前陡然出现一大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因为火焰温度实在是太过炽热,就连空气都好似马上就要点燃一般

“破”

司徒刑全身的气血陡然沸腾起来,心脏更是发出轰鸣之声,巨大的力量陡然被唤醒他的拳头摩擦点燃空气,发出令人感到刺目的光和热

司徒刑巨大的拳头撞击在火焰之上,巨大的力量将火球击碎,一道道流火四散

但是还没等司徒刑长松一口气,对面陡然凸起,一根根巨大长着荆棘的蔓藤好似蟒蛇一般缠绕过来

“斩”

“斩”

“斩”

司徒刑眼睛陡然收缩,眼帘更是下垂但是众人还是能够从其中看到一丝一闪而逝的寒光

司徒刑的单手如刀快速的横斩,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刀影

“刀气”

一道道纵横的刀气不仅砍断了藤条,更在大殿的石柱上,木梁上留下一道道长长的刀痕

仅存的长老更是恐惧的躲在石柱等掩体之后,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他们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和他们没有多少关系,也不是他们能插手的,索性躲在安全的地方偷偷的打量场内形势

“大长老,你说宗主能够将他镇压么”

“这个小贼不过刚刚突破先天,怎么战力这么强悍五长老等人都折在他的手里”

一个长老偷偷的看了一眼

,只见大殿之中很多物品都被两人战斗的余波所摧毁,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恐惧,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个小贼肯定还会被宗主镇压的”

“宗主可是地仙强者,按照武者体系划分,还要在武道宗师之上除了武道圣人亲临,又有什么人能够击败宗主”

“前面的那个武道宗师不就被宗主驱逐好似丧家之犬,如果不是他早有准备,说不得早被宗主斩杀”

大长老虽然没有偷看场内,但是他的耳朵一直在微微颤动

司徒刑和玉清道人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

听闻有人问他看法,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么说来,这次宗主必胜”

那个长老眼睛顿时一亮,有些希冀的说道

“这是自然”

大长老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这个小贼虽然战力远超同阶,但是他和宗主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的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没有用的”

“地仙祖师的威能,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玉清道人一脸自信的站在空中,看着大地开裂,火焰横飞,粗壮的藤条全身布满荆棘,好似长蛇一般缠绕向司徒刑

正如大长老所说,他是地仙强者,是超越武道宗师的存在

司徒刑虽然有些与众不同,战力也要远超同阶但是他并不认为,司徒刑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境界的差距,已经注定了战局的结果

“认命吧”

“哼”

司徒刑面色铁青不由的冷哼一声

一节节藤条被拦腰斩断,断口处光滑,好似真的被神兵所斩一般,更有红色的汁液流出,看起来好似鲜血一般

但是,藤蔓的数量出奇的多而且它们的生命力也是非常惊人的,断成两截的藤蔓落在地上,惊人好似长蛇一般不停的扭动

并且会趁机跃起,进行偷袭

看着渐渐有些狼狈,体力消耗巨大的司徒刑,还有密密麻麻,藤蔓交织,好似天罗地一般的荆棘,玉清道人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

地仙境和福地连为一体,只要福地不灭,他的法力就是无穷无尽的

这一点是司徒刑这个先天境武者是没有办法的比拟的

故而当司徒刑已经流露出一丝疲惫之色的时候,玉清道人的精力还是出奇的旺盛

“大陨石术”

一颗巨大,好似流星一般的陨石陡然出现在空中,带着炽热和光明,拖着长长的尾巴以众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重重的砸落向司徒刑所在之地

和玉清道人的得意不同

司徒刑身体不由的一僵,本能的感到恐惧,再也顾不得藤条缠绕,抬头望天,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

达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本溪治疗宫颈炎医院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治病怎么样

汕头妇科医院哪个最好
江苏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京都儿童检查费用要多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