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小说主角人物凤姑生活在大户人家(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3.09
摘要:小说主角人物凤姑生活在大户人家,过着千金小妹生活,她就是没有自由,没有亲人陪伴不得走出院子,天天在吊楼里绣花度日。这样的生活使她感到寂寞、厌倦,吊脚楼就像鸟笼,她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吊脚楼里的姑娘凤姑怀了孕,她呕吐,她厌食偏要吃酸李,并偷偷地摘了未熟的无花果吃。她的肚子逐渐大了,娘发现了怀孕的女儿,气坏了娘,也气坏了任区长的大哥,是谁进了吊脚楼?是谁拥抱了凤姑致使凤姑怀了孕?娘追问女儿,大哥追问妹妹,凤姑都不讲有男子进了吊脚楼,只是说吃了无花果。凤姑的娘信以为真,传说姑娘或寡妇吃了无花果会怀孕生子。凤姑大哥不相信吃了无花果会怀孕,他要刨根到底找出致使妹妹怀孕的男人,可是家丑不敢外扬,妹妹怀孕的事除了娘知道,就是他自己和二姨太才知情。未婚姑娘怀孕不是喜事是悲事、丑事,还是祸事,大哥心痛自己的小妹,最终还是背着母亲把妹妹用绳子缢死了。凤姑至死都没有讲致使她怀孕的是未婚夫余明,余明和凤姑订婚后,都不会见面,只有等到吉日用花轿在吹吹打打的锣鼓声中拜了天地进洞房才会见面。余明也是个大户人家中的青年,他总是要见自己的未婚妻凤姑,终于有了机会,她同意他的要求,一根棕绳把她拉进了吊脚楼里......凤姑就这样怀上了孩子。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无情的封建礼教撤散了一对恋人,三纲五常的毒汁使凤姑悲惨地别了人间,还有那封建迷信和残酷无情的家法使亲人变成了刽子手。
一、凤姑偷吃了无花果
传说无花果未婚姑娘和寡妇要禁止吃这果子,吃了无花果就会怀上孩子。凤姑是未婚姑娘,她那天偷吃了无花果,她真会怀上孩子吗?
她今天又在床上躺着把头伸出床板,“哇!哇!”地呕吐着。
她偷吃了无花果,她真的怀上了孩子吗?
凤姑住的院子叫文家大院子,又名吊楼湾,正宅长五间,有凉亭阶沿,左右宅各自三间加外面一间吊脚楼。院墙是去年修的,有了院墙就挡住了外面的世界,看不见外面的树、大石板路和远处的群山。凤姑她整天呆在院子左宅吊脚楼里,娘总是催她绣花。最近侄女丹丹被送进学堂里读书去了,长工吴福的女儿玉华也不能整天陪她玩了,这种寂寞生活使她时时刻刻感到厌倦。
那一天,凤姑睡到太阳高高的才起床,玉华用木盆端来洗脸水已经在门外等了好一阵子,凤姑才打开门。她洗了脸到木窗边呼吸着楼外的新鲜空气。她拿来木梳,在窗前梳起头发,头发漆黑的头发散乱,她慢慢地把头发梳伸,用手编起麻花辫。一阵气吹来来,齐胸的麻花辫挂在她胸前,她还用红绸把麻花辩尾捆了蝴蝶结。她转身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一双弯弯月眉毛下那双小眼睛眨巴着,白白净净的瓜子脸蛋突然有了笑意。
吃了早饭凤姑在楼里绣了会儿花,伸着双手打着哈欠,她看到了堂前李子树旁的无花果树自言自语:“李子我吃了许多天吃厌了,再不想吃李子了。我今天想吃无花果。”
无花果,无花会结果吗?女孩子过了十二岁到婚嫁前就要禁吃无花果。如果吃了无花果会带来什么?传说吃了无花果会使女子怀孕生子。姑娘如果未婚怀孕,那不是喜事是丑事,不但害了自己,还会殃及亲人,受到家族家法的残酷处理。
“幺女儿,那无花果你再不能吃了。你一定要听娘的活,如果你偷吃了无花果那就是自讨苦吃。”吊楼里进来了一位年满花甲的老太婆,她姓王,是凤姑的母亲,她对女儿说道。
王老太婆头上花白的头发盘在脑后还绕了一个转,用毡针撇着,就像一个圆圆的饼。一位信佛教的老太婆,脸上一道道皱纹,那些皱纹她不用粉脂抹平,穿着素色斜襟长衣,面前还拴了一根绣了花的围腰布,脚上穿着绣了花的尖短鞋子。
凤姑听了娘的话,感到奇怪,心想我十二岁吃多那么多无花果都没有自讨苦吃,这几年总是叫我不要吃无花果,吃了无花果会带来什么不好的现象?她问娘:“我吃了无花果会讨什么苦吃?”
“吃了无花果会......”王老太婆话说半句不讲完转了话语说,“一个姑娘家就不要多问,今后你就知道了。”
凤姑感到莫明其炒,又向娘问:“吃了无花果会怎样?”她望着娘就是要追根到底。
王老太摇摆着身子来到女儿面前说:“一个女孩子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吃进肚里。你要禁住自己的嘴,不能吃的东西不要吃进嘴里免祸事。”
王老太本想给女儿讲有关大龄女孩子不能吃无花果的传说,她又想讲起这些话会给女儿带来尴尬,她说:“别问了,快绣花。”
凤姑也不多问了,坐下来又来绣花。她拿着绣花布又感到厌倦对说:“娘,叫玉华进楼里来陪我绣花吧!”
王老太说:“玉华在灶房里帮着淘菜,她是贱命,生在穷人家来到我们家,她要干活养活自己。”
“娘,我也要到灶房里去淘菜,我今天不想绣花。”凤姑向娘说。
“娘生出一个傻女儿。不愿坐在楼里绣花,愿到灶房里去淘菜。穷人的女儿玉华想坐在楼里绣花呀!”王老太用手指着女儿说。
王老太离开吊脚楼,凤姑一人在楼里绣了会儿花想起娘讲的话,娘就是这样给女儿含糊不清地解答不能吃无花果,她又想起多年前自己吃了许多无花果,那果子真好吃。吃了无花果没有带来什么坏的结果,娘怎么今天不许女儿吃无花果呢?我就想吃无花果,吃了无花果不会带来坏的结果。我凤姑不愿在楼里绣花愿去干活,干活人多比绣花快乐。那一个长工女儿玉华多想坐有在楼里绣花的日子,她知道天天闷在楼里绣花的难熬日子吗?
凤姑内心想着又放下绣花布,来到窗前看见了那并不高大的无花果树,蝉虫在树上鸣叫,她就是要去摘几颗无花果吃。她打开吊脚楼门,看见娘和大嫂二嫂都在阶沿上做事,她知道自己走不出院墙门,她只好回到屋里去绣花了。
过了会儿凤姑见阶沿上没人了悄悄走出了吊脚楼,院坝上太阳照晒温度高无人在干什么活。娘和二嫂的影子都不见,大嫂和几个女佣在灶房里忙碌。只有一个脸面较瘦穿着补疤衣服的姑娘在忙碌,她就是玉华姑娘。玉华在阶沿上木盆里洗着什么东西。“玉华呀!你刚满十二岁,就在我家干了几年活了。你穿的是我穿旧了的衣服,你命为什么这么苦呢?”凤姑看着玉华小声说着话。
凤姑来到较矮的无花果树下,摘了几颗还没有成熟的无花果在手上,就站在无花果树边把那几颗无花果放进嘴里嚼着吞进了肚子里。
未成熟的无花果她也感到好吃。一阵凉风吹来,树子摇摆,凤姑又感到风吹到身子上舒适。凤姑今天吃了无花果,那无花果有那么神奇吗?她吃了无花果就会怀上孩子吗?
“幺女儿,你在院墙外无花果树下干什么?你没有吃无花果吧?如果吃了无花果快吐出来。”王老太走路一摇一摆说着话来到院墙门边,“幺女儿,快回楼上去!快回楼上去!”
凤姑只好听娘的话向吊脚楼里走去。她边走心中在想我就是想吃无花果,吃了无花果为什么要吐出来。从前我吃了许多无花果又没什么坏事出现。娘总是怕我吃了无花果,为什么?
“哇哇!......”凤姑今天还在呕吐着。

二、凤姑厌食挑食
王老太又在佛像前烧香拜佛。
她跪在佛像面前烧纸燃香,她又在求菩萨:“保佑我家人兴财发,平安无事......”
她十五岁那年花轿在锣鼓声中把她抬到文家大院,她和新郎拜堂进了洞房,从此成了文家的媳妇。结婚第二年她生了一个儿子,取小名章儿,书名文章。
一年又一年,她生了许多个孩子,有的生下来是死婴,有的三岁或五岁就病死了。她一生为子女哭泣,当年里,她接连生许多子女都早早夭折,她哭自己不知前世作了什么恶事,如今一个又一个子女夭折。
王老太婆四十多岁那年,她的丈夫刚收完租子那晚突然发病死亡,丈夫的死亡又把她哭晕倒数次。那时长子文章还在军营里任职,这个家从此是这位女人把家担当起。她信佛,她相信祸福都是因果报应。几十年里初一和十五这个日子她都要进寺庙烧香拜佛。她家中供着佛,她天天就要这样去佛像前跪拜。她把生出了一个多月死去父亲的幺女儿养育大了,这个女儿乳名取名凤姑,书名文秀凤。这个幺女儿就是她心上的肉,就是她手上的一颗明珠。
王老太烧香拜佛后,身子被两只小脚拧是一摇一摆,要去吊楼里看女儿凤姑。
那楼里是那么静,孙女丹丹在学堂里读书,玉华只有灶房里闲了才能进吊脚楼里和凤姐姐玩一会。再没有女孩子给女儿作伴。她慢慢走上那木走廊,那里就是吊脚楼上,吊楼门上张贴有幅,据说那幅能避鬼驱邪,能赶走害人的妖魔。
凤姑已经是一个十六岁多的姑娘了,吊楼里就是她的绣花房,就是她夜晚睡眠的地方。那吊楼里就像一个鸟笼,凤姑大部分日子在吊楼里这鸟笼里囚着,不得随便到外面和陌生男人见面。
“哇!哇哇!”王老太听见了幺女儿的呕吐声。她推开门进了幺女儿的楼里问道:“凤姑,你怎么了?生病了?娘叫人给你请郎中来把脉。”
“娘!”坐在床前低头呕吐的凤姑喊着娘,抬起头说:“我没什么,这半月里都是这样,我真难受。”她讲到这里用手巾抹嘴后说,“娘,我一会儿就会好了。”
“怎么会这样呢?菩萨保佑我女儿平安。”王老太拉着女儿的手说:“娘叫人请郎中来给女儿把脉。”
“娘,不用请郎中,我没有生病。”凤姑接着呕吐了几声望着娘。
王老太看着凤姑呕吐不止,又想起最近女儿食而无味,女儿吃两口饭就放下碗了。她那天向女儿问道:“女儿,你怎么不多吃饭?”
凤姑说:“这饭吃在嘴里总难吞下去。”
王老太说:“白米饭难吞下肚?你要吃什么才合口味?娘想法给你弄来,家中没有你想吃的,街上总有卖的,娘花钱买回弄给你吃。”
凤姑说:“娘,我要吃泡柑。”
“吃泡柑?”王老太说,“柑干吊在树上还是拳头这么大,成熟至少要等三四个月。”王老太讲完话,感到女儿怎么会这样子?她想起半月前的事,那天她进了吊脚楼。
“娘,这饭菜难吞下肚,我就是想吃李子。”凤姑见娘来了,放下绣花布向娘说。
王老太把女儿带到门外走廊上,看着堂前那几棵枝叶茂密的李子树和几株较矮小的无花果树,一阵阵风吹起,使李树、无花果枝条晃动。几只鸟儿在李树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发岀叫声。王老太指着那树上的李子说:“女儿,那李子要成熟至少还要等一月。”
凤姑坚持要吃那没有成熟的李子。娘心痛女儿,院子里没有陌生男人,长工们都到田地里劳动去了。今天娘批准女儿走出绣花吊脚楼,也走出了院墙门外。“走吧!随娘到李树边去。”
凤姑万分高兴,她和娘来到了院前那棵李子树下,望着高高的李子树,王老太是小脚女人,她爬不上李子树。凤姑虽然不是被缠成的小脚,那年也被缠了脚,痛得她难受,幸好被散开了那缠脚布。凤姑的裹脚布散开了,没有成娘那样残废行走不便的小脚,但也半残了,走起路来也有些不方便。
王老太说:“女儿,我们都爬不上树,不能摘下李子。等到李子成熟了,娘叫人摘下李子给你吃。”
凤姑摇着头说:“娘,我想吃这李子,我现在就想吃这李子。”
王老太没言语,她来到院墙门边,看看院子里的人,今天院子里的人都剩下几个女人。王老太的大儿媳吴氏在灶房里和几个女佣在煮午饭。吴氏是童养媳,当年吴氏来到文家才六岁,因她父母双亡,烧香拜佛的王老太收养了这个小姑娘。吴姓小姑娘十四岁多那年,王老太和丈夫商议,择过吉日,大摆酒席,吴氏就和长子文章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院子里阶沿上和院坝上还有几个女人,除那个头上扎着花的女人二姨太毛氏,都是文家请的女佣。那个头上扎着花的女人脸上抹姻打粉,说话也是大声音,她正对几个女佣说:“做事快一点嘛,不要整天混日子,文家月底没有少给你们一个工钱。”
几个女佣只管做事。有的在木盆里洗衣服,有的在院坝上洗坛子、罐罐,她们不和那个头上扎花的女人讲话。
温暖的阳光升得很高了,新修的院墙没有挡住升高的太阳光芒。院子里十多只鸡在院坝上走来走去,大红公鸡一会儿又抬起头喔喔大叫,那几个小孩子玩得高兴,那几个奔跑的小孩子是长工和女佣们的孩子。几个孩子也来到树下,大声叫:“王奶奶”,大声叫:“凤姑姑。”
王老太和凤姑笑迎几个小孩子。几个小孩子太小爬不上李树。
院子左边有座石碾,长工吴福穿着青色短装,头上包着青色帕子,他在驾牛碾米。牛肩上枷,围着石碾在转,木杠杆在摩擦发岀吱吱的响声。王老太来到石碾处对吴福说:“吴福,辛苦你一会儿,我幺女儿这几天吃饭淡味,想吃堂前树上的李子,你去爬上树摘些李子给我幺女儿吃。”
凤姑今天大口大口吃着吴福摘下的青色李子,酸涩味正合她口味。王老太看着女儿这样吃青色李果感到奇怪。
王老太的幺女要吃这样未成熟的李子,王老太将就女儿好几天,叫几个男长工摘下李子,她亲自送到吊脚楼上给女儿吃,直至女儿吃厌李子摇头不吃李子了,王老太再不叫人摘李子了。
今天凤姑这样呕吐不止,这样挑食,泡柑,现在树上的泡柑里面没有“蛆儿”呀!王老太说:“幺女,快绣花。”
凤姑向娘说:“我浑身无力总想睡觉。”
王老太看着女儿,她想女儿为什么变得这样怪怪的?凤姑为什么总想吃酸果。她从前怀上孩子就是不想这样不想吃饭食,就是这样想吃酸果,就是这样贪睡。难道女儿?王老太不敢想下去,也许女儿吃了无花果,吃了无花果怀上孩子怎么办?她问女儿:“你吃了无花果?”
“娘,我没有吃......吃无花果。”凤姑惊慌回答,心中想道默默地说:“我吃了无花果呀!怎么这次吃了无花果真感到难受了?”
凤姑吃了无花果就会怀孕?凤姑吃了无花果真的怀孕了吗?她倒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娘进楼给她用薄被面盖住身子。

三、绣花女的楼中生活
凤姑在床上睡着了。王老婆离开了楼里,楼里又静悄悄,只有外面的凉风吹打着窗子木门,发出吱吱响声。
凤姑快满十五岁那样,再没去学堂里读书了,她就被娘安排到院子左宅吊脚楼上绣花。
吊脚楼也是木柱板壁,因屋基地势比起低矮了一丈多,于是就建了吊脚楼。吊脚楼下是猪牛圈。吊脚楼的柱子也有点倾斜了,那些木板也张开了一条条小缝,看上去也显得有点陈旧。
凤姑从前和娘住在正宅那一间屋子里。那间屋子里摆放着一张大木床,有一张柏木做成的红漆书案,有两张大木椅,还有坛坛罐罐,使这间大屋子没有多少空间。墙上只有一道十字格小木窗,透进的光线很暗,屋子里地面也比较潮湿。吊脚楼是木板楼比泥地显得干燥,三方都有窗子,加上屋顶盖有亮瓦,所以这楼里光线明亮。凤姑刚住进吊脚楼感到楼里比从前那间睡屋里舒适。晚上睡觉不是娘就是大嫂作伴,玉华姑娘也作伴多次,凤姑在楼里住了半年,她晚上无人作伴也不害怕了。

共 747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传奇小说也是一部悲剧小说。小说主角人物凤姑生活在大户人家,过着千金小妹生活,她就是没有自由,没有亲人陪伴不得走出院子,天天在吊楼里绣花度日。这样的生活使她感到寂寞、厌倦,吊脚楼就像鸟笼,她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吊脚楼里的姑娘凤姑怀了孕,她呕吐,她厌食偏要吃酸李,并偷偷地摘了未熟的无花果吃。她的肚子逐渐大了,娘发现了怀孕的女儿,气坏了娘,也气坏了任区长的大哥,是谁进了吊脚楼?是谁拥抱了凤姑致使凤姑怀了孕?娘追问女儿,大哥追问妹妹,凤姑都不讲有男子进了吊脚楼,只是说吃了无花果。凤姑的娘信以为真,传说姑娘或寡妇吃了无花果会怀孕生子。凤姑大哥不相信吃了无花果会怀孕,他要刨根到底找出致使妹妹怀孕的男人,可是家丑不敢外扬,妹妹怀孕的事除了娘知道,就是他自己和二姨太才知情。未婚姑娘怀孕不是喜事是悲事、丑事,还是祸事,大哥心痛自己的小妹,最终还是背着母亲把妹妹用绳子缢死了。凤姑至死都没有讲致使她怀孕的是未婚夫余明,余明和凤姑订婚后,都不会见面,只有等到吉日用花轿在吹吹打打的锣鼓声中拜了天地进洞房才会见面。余明也是个大户人家中的青年,他总是要见自己的未婚妻凤姑,终于有了机会,她同意他的要求,一根棕绳把她拉进了吊脚楼里......凤姑就这样怀上了孩子。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无情的封建礼教撤散了一对恋人,三纲五常的毒汁使凤姑悲惨地别了人间,还有那封建迷信和残酷无情的家法使亲人变成了刽子手。小说人物个性分明,故事情节委婉、催人泪下,悬念跌起。章节布局合适,语言大众话,描写细腻。【编辑:健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7010007】
1 楼 文友: 2016-06-29 20:09:01 让人扼腕叹息的故事,悲情唯美,封建余孽的族权愚昧活活剥夺了年轻女孩的性命。一篇对封建礼教深刻控诉的檄文,当赞!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6-29 20:24:48 谢谢紫陌老师的赞!该拙作原型就是老家村中的人和事。老人们给我讲起这个悲惨的故事,我心痛。我下决心要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让新社会的青年们知道今天的幸福。
2 楼 文友: 2016-06-29 20: 8:09 先占着位置 ,然后再拜读哥哥的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6-29 20:47: 1 远方的弟弟来了,请坐!把烟戒了,哥去泡茶!
 楼 文友: 2016-06-29 20: 9:05 宏声哥哥的精彩文章老弟咋会错过,这就开始拜读。嘻嘻。
回复  楼 文友: 2016-06-29 20:51:44 弟来了,南方人与大米主食,中原人灰面主食。哥弟就吃火锅吧!热天我们不怕热,文学路上不停歇,齐努力!
4 楼 文友: 2016-06-29 21:25:00 可怜的凤姑啊!本来应该拥有自己的爱情和幸福生活,是那个年代害了一个追求自由的女孩子;可恨的文章啊!你无情无义,为了所谓的名声亲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可悲的吊脚楼里的故事啊!可不可以就是个传说?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6-29 21:45:14 这是真实的故事。当然作者在原始素材上进行了艺术加工,总之那个官老爷用绳子缢死未婚怀孕妹妹情况属实。
5 楼 文友: 2016-06-29 21:25:50 作者的文章一贯地贴近生活表现生活,所以具有不可抗拒的生命力。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6-29 21:48:59 健唔大姐一丝不苟的态度编辑文章,辛苦了!向你问好!祝夏安!
6 楼 文友: 2016-06-29 21:58:48 整整看了一个多小时,刚刚写的太精彩了。风姑之死谁之过?以及风姑的娘亲侄女之死又是谁之过?二姨太疯癫又是谁之过?一篇悲剧的故事,看了令人唏嘘不已。唉,封建余毒几千年来害人不浅。欣赏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6-29 22:04: 8 那个文章真下得了毒手。本作素材真实,我写作和当年听老人们讲这故事一样,泪水不断地流出。谢弟读评,夏安!
7 楼 文友: 2016-06-29 22:00:18 人间的悲剧,爱情的挽歌。赞一个!
回复7 楼 文友: 2016-06-29 22:06:48 大哥,你相信那个文章真下得了毒手吗?本作素材真实,我写作和当年听老人们讲这故事一样,摇头叹气泪水不断地流出。谢大哥读评,夏安!
8 楼 文友: 2016-06-29 22:01:47 另外老哥文章有两处似有不妥。第八章杀一尽百。应为杀一儆百。第九章生意能力。应为生育能力。呵呵。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6-29 22:08:16 谢谢弟指正!握手!再次问好!祝生活航船一帆风顺!
9 楼 文友: 2016-06-29 22:27:48 小说的风格很独特,语言朴实自然,大众化,没有矫媃造作,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随着情节的发展,女主人公凤姑的命运也紧紧揪着读者的心。
一篇爱的挽歌,一篇掷地有声的檄文:对那个吃人的封建礼教和旧时代的鞭挞!学习欣赏了。祝大哥创作愉快,万事如意,事业更上一层楼。遥致夏安。 流逝的是时光,弥坚的是友情
回复9 楼 文友: 2016-06- 0 05:19:20 谢谢鸽子弟读评!握手夏安。旧社会中一个未婚姑娘还寡妇怀上孩子,有的虽然逃脱了残酷的家法,只有远离家乡保住性命。那样的女人再也难嫁般配的男人,不论年论大多少的男子或是残疾男子均可,或去给别人当小二小三。总之多年里总感到地位低人几分。
10 楼 文友: 2016-06- 0 1 :00:29 又见大哥精彩,无花果,蚂蝗,文家的颜面和族规,一个个悬疑的背后,是一对有情的未婚男女的悲惨爱情。封建礼教害人之深,由此可见一斑。佩服大哥的精妙构思,情节引人入胜,人物鲜活生动,场景细腻逼真。学习!
回复10 楼 文友: 2016-06- 0 17: 2:04 谢谢霜儿妹的鼓励,相识在江山文学网,齐努力共同在文学大道上前进!太原男科医院
幼儿厌食症的原因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