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小默在那个小区转悠好几天了(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09
小默在那个小区转悠好几天了。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还捡了几个旧书本,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小学生。
这里和别的小区没什么两样,都有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人工的绿化带。小默就坐在绿化带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观察着什么。快要过年了,这个小区的一楼,很多人家把香肠啊、熏肉挂在阳台上。一般的护栏对他没有什么用,他很瘦,只要能爬到合适的位置,就能把香肠啥的取出来,但这些天不行。
这些天腿不好了,小默觉得很羞耻,自己的腿居然是被一个老太婆砸坏的。那天晌午,小默到菜园子里弄辣萝卜吃,结果被人发现了。那老太太追不上,就顺手扔块石头砸过来,小默的腿就瘸了,只好蜷起身子来,等赶过来的人打。打了一会儿,听见谁问:咋不动了?然后人就都走了。
小默坐在台阶上想该怎么办。不远的球场上,几个穿运动衣的孩子们在打球。傻逼,小默鄙夷地想,这些小孩都是傻逼。有一次走路——扒不到车只好走路,路上遇见两个小孩子踢毽子玩,小默觉得好看,就伸手要,人家骂句什么跑了,小默追上去,做出一个摸口袋的动作,那俩小孩儿就丢下毽子跑了。小默就踢啊,踢啊,踢到天黑。月亮升起来了,睡了,他把毽子搂在怀里。
你干什么的?
坐阶上的小默吓了一跳,看见了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面前。小默反应不及,只习惯性地伸出手。“原来是个要饭的”。那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过一会儿,又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走过来,对他说:滚。
小默就滚了。
“滚”的时候,有一个中年人骑车恰好路过,就顺手给了他两个包子。那个和爸爸一样年龄的人对他说:吃吧。小默迟疑着接了过来——热的,像那个人怜悯的目光。他来不及说说声“谢谢”,那个人就走了。
小默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有一点想哭的感觉。他默默地给那个胖子起名儿:包子叔叔。这人胖得跟包子一样。想到这儿,小默笑出声儿来。
通往小区的是一条林荫的小水泥路,他就在林子边坐下。孩子们放学了,车铃声很热闹,不知是谁摔了跤,惹得大家一阵哄笑,他也笑了。雪在空中舞蹈,远处有零星的鞭炮声,黄色的灯光照到了他身上,小默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过的电影,想起了圣诞老人和白雪公主。想啊想啊,一切又都变成了阳台上的香肠和熏肉,小默咽了咽口水。小默的心里忽然泛起了莫名的情感,思念就是这样的吗,小默一想到那些香肠,就很难沉住气。所以,小默又随着放学的人流溜回了那个小区。
这次,他的运气好像要好起来。
刚走到一个拐角,他就看见了一楼阳台上的香肠。阳台上开了小门,不知怎么的没有关,小默兴奋得差点叫起来。然而——每当小默要行动时,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人不合时宜地出现,弄得他往返了好几次,也没有能够拿到那伸手可及的香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默想:拼了,机会难得,因为——谁家的小门会老开着啊。
小默蹿到了阳台下的绿化带里。黑暗中他寻着最方便的距离,想着用多少时间过去,再用多少时间回来;回来先怎么样再怎么样。小默已经把那些香肠当成了自己的,他想,那么多拿起来不方便,得先放哪里存着,然后再找机会拿走。为此,他还在黑暗中瞄好了库房,一个废弃的鸡窝。想好了一切,小默就在心里默念“一,二,三”——就闪到了那个阳台里。阳台的空间很明显是加大了的,各种杂物组成的掩体使小默觉得很安全,剩下的,就是提货了。
“抓住了!”
有个尖利的女声破空而来,小默打了个冷颤,一下子钻到桌子底下。
快来,抓住了。
屋里乱了起来,有各种器具的声音,小默习惯性蜷起身子,等着“天兵天将”的来临。
然而,却没有谁过来。
屋里那女人说话:我说屋里有老鼠吧,你还不相信,这么,逮着了吧。
是啊,谁知道会进老鼠呢,好大的老鼠——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都是你老不关阳台门——咦,今天是不是又没锁?快去看看。
哦,我去看看。
就这样,听到了锁门的声音,小默也变成了老鼠,被关在这个大笼子里。小默的心里充满了绝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许,等都睡了,就会有办法了吧。也许等自己睡了,再醒了,也会发现这不过是做了个梦吧,小默多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小默盼望着深夜的来临,世上所有的人都睡了,都睡了才会给他留一条路。
那晚的电视节目很好看。小孩子看完唐老鸭,大人还要看射雕英雄传。小默就真的在桌子底下睡着了。他梦见了唐老鸭,梦见了一休,他们在一起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在梦里还想呢——这不会是个梦吧,他在梦里认为自己不是在做梦。当他醒来的时候,想,今儿该去哪里玩了呢,却站不起来了,头撞到了桌子上,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还在阳台的桌子底下。屋里有鼾声,人都睡着了。
小默去开那小门,怎么也拉不开。
小默就进了屋,黑暗中他摸啊,摸啊,沿着墙摸,总能摸到另一个门吧。
这个家像迷宫,小默怎么也摸不到门在哪儿。
摸到了沙发,摸到了茶几,摸到了电视和冰箱,甚至摸到了桌子上的香烟和皮包,就是没有摸到门在哪儿。门在哪儿?窗外,午夜的星星睁着眼睛,却什么都不说。有冷冷的风吹进来,小默快要冻死了,他抖啊,抖啊,忽然想到了什么,风能进来,我为什么不能出去?他就朝着冷风吹来的地方摸去,啊,窗户没关,他幸福地低吟一声,就翻身上了窗台。然而,正要出去的瞬间,一个花盆落了下来,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
谁——男人大吼的声音后,女人们也尖叫起来,啊,来人啊,抓贼啊。
小区警报大作,灯光也亮了起来。
小默再翻那窗户时,屋里一双大手,已经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腿。小默叫了一声,顺手拿起半个花盆砸过去,那人就倒了。小默翻窗而出。刚一落地,就被几双手摁住了。他熟练的蜷了起来,很多脚踢在了他身上,好一会儿,有个声音说:别打死了,所里来人了。
他被簇拥着提上了警车,因为腿坏了,他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一步,两步,三步,这时候,在闪烁的灯光里,他看到了一个满头是血的中年男人,那个人正情绪激动地跟警察比划着什么,小默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人,那个满头是血的人,就是包子叔叔。
亲爱的包子叔叔。

共 2 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着读着,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鲁迅先生的《一件小事》来,虽然都是一件小事,但期间都充满了爱、信任与宽容。小默因为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才过起了偷鸡摸狗的生活;当然这种事对小区的人来说,都是心头大患。然而包子叔叔却有个人的看法:人不在万不得已时,是不会走上这条路的。于是他予以包子安慰,是想以之感化犯错的小默;然而恶习难改的小默竟鬼差神使般地光临到了包子叔叔家,而且又因逃跑而打伤了包子叔叔,这已使案情从小偷小摸发展到了故意伤人,如果任公安介入,可能毁了小默的前程;而包子叔叔的“正情绪激动地跟警察比划着什么”,让小默绝处逢生,他不但得到了饶恕的机会,更在关爱与包容的爱意里,其灵魂得到了一次洗涤。也许,正因为包子叔叔的这次包容,会让小默迷途知返,重新做人——这也是文章的关键点之在此。推荐阅读!编辑:天山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1411】
1 楼 文友: 2016-08-1 10:10: 0 正因为包子叔叔的这一次次地包容与关爱,会让小默迷途知返,重新做人 这也是文章的关键点之在此。 做一个诚实守信而以文交友,以文为乐的人。
2 楼 文友: 2016-08-1 10:50:55 挽救一个少年回归社会非常重要,社会需要更多的包子大叔,我们的社会就会少些犯罪,多些美好。
 楼 文友: 2016-08-1 16:4 :15 读作者的文章是需要特别谨慎的,一不留神就会 误入歧途 。呵呵!
《包子叔叔》的故事的确在榕树下发表过,我也有过特别深的印象。
我对这部小说的解读(作者从来不直白的讲一个故事,文字只是浓缩,要看懂,还需要把文字稀释,所以只能是解读)是:一个有着慈悲心的包子叔叔曾经给了偷儿小默两个包子,让几乎被整个世界遗弃的小默感受到温暖。然而,颇有戏剧性的结果发生了:小默偏偏偷了包子叔叔家的香肠,还用花盆砸了包子叔叔的头 他最不想伤害的人被自己伤害了。
也许,对于那些社会的弃儿(乞儿)而言,最需要的不是两个包子,而是整个社会的温情和救助。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  楼 文友: 2016-08-1 17:49: 0 嗯,姐。是的,看似冰冷的健全机制,也许维持的是长久而全面的温暖
4 楼 文友: 2016-08-1 18:42:08 如此感谢作者为真正的读者留下这些文字。使我们有更多的视角可以去了解我们曾经无法看到的世界:一个少年 小偷 小默的日常。
那里四处蔓延着冷漠,无情,小默总是 只好蜷起身子来,等过来的人打。 他习以为常,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动装死,那些人打一会 就都走了 。保安说他 原来是个要饭的 ,对他说 滚 ,他会乖乖地滚。对于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阳台上的香肠和熏肉 会使他 泛起一种莫名的情感 ,那是遥远的家的温暖。在这个大年夜里,对于一个 扒不上车只好走路 的孩子, 那个和爸爸一样年龄的人 顺手 递来两个包子,是他唯一获得的温暖,使他 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在被人打瘸了还依旧强硬的心里种下一颗温柔的种子。
为了裹腹, 拼了 入室行窃,却无意进入包子叔叔的家,并在黑暗的夜里 顺手拿起半个花盆 砸向他。而当他看到 满头是血的人 就是 亲爱的包子叔叔 ,那句 亲爱的包子叔叔 是小默心里留下最深的歉疚。这个世界上给他温存的人,最后却是彼此伤害的人。
当我们总是用善恶美丑,用是非曲直去丈量这个世界,当我们的 关爱 只给我们限定的人,那些被无情拒绝的人们,又该如何从这个世界里获得温暖。在 他熟练地蜷了起来,很多脚踢在了他身上 时,是不是曾经也有我们的一脚,将他踢开,将他踢疼,将他的心一点点踢得坚硬??!!!
作者一贯的笔峰将世界的冰冷用简单的预言轻描淡写,却暗藏着无比的残酷。
只是现在这样浮躁的社会,能够沉静下来去解读作者文字背后的表达,少之又少。多数读者在流于个人认知而抛开故事本身的解读,对文字本身是一种伤害。
如果可以,我们都不要踢出那脚,无论是行为还是意识。
5 楼 文友: 2016-08-1 22:10:04 4楼文友的解读真的很棒,鞭辟入里,为您点个大大的赞!
对作者而言,最需要的也许不是精品,甚至,不是绝品,而是如4楼文友那样,把整个心融入文字里,或许,那样才能听到作者最真实的心跳 温暖而热烈。
6 楼 文友: 2016-08-14 14:18: 9 一个孤独生活在底层的孩子,为了活着误入歧途,一个善良的包子叔叔也许会让他重获人生。多一些爱,多一些温暖,这个社会会变得更好!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7 楼 文友: 2016-08-14 18:2 :57 二饼叔叔 文 / zhjiama
2009-01 1 18:50

那个普通的小区和别的小区没什么两样,都有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人工的绿色植物做成的绿花带,他们就坐在绿化带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观察着什么。没有人注意他们 没有人会注意两个流浪的孩子。两个孩子一边观察着什么,一边随便的聊着天,以显得自己看起来象个正常人。他们说了些过去的事,有过几个家,几个爸爸,最后都是逃出来了,说着说着就高兴起来,嘎嘎的笑了。保安过来好奇的看他们,他们就伸出手来,象所有要饭的孩子一样熟练而漠然的伸出手来,保安就走了。没有人理会他们伸出的手,雪越下越大了,他们就躲到门洞里,小区的人们从那里来来往往,年底了,人们买了各样过年的东西回来,小三看到了鞭炮,想,要是爷爷活着,也该买很多鞭炮了吧。
回复7 楼 文友: 2016-08-14 22: 5:40 我修改的,朋友。
还有一个版本,叫糖果叔叔。
8 楼 文友: 2016-08-15 10:20:04 看到 傻逼 二字,觉得作者还是年轻些。
也许为了迎合读者,故意用这样的词,但这么漂亮的小说里竟用这样的词,就很难说用词合适了。
选择是个问题,无论主题还是词语,你本有更好的选择。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8-15 10:51: 8 嗯,我想想
9 楼 文友: 2016-08-16 00:05:11 语言要符合人物,什么人物就会说什么样的话。
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混迹于世,终日为了吃饱肚子费尽心机,不择手段,除了 傻逼 这个词,又能用什么语言表达自己的无聊至极和愤恨,冷漠呢?
我个人认为,恰恰也是这样的白描使人物鲜活起来,不是脏话值得一赞,而是这样的白描值得一赞。
10 楼 文友: 2016-08-17 10:50:51 同意九楼的观点,傻逼一词出自一个流浪的小偷之口,符合人物身份,并不会削弱本文的美。
回复10 楼 文友: 2016-08-17 14: 5:04 同意九楼和十楼洛阳中医男科医院
云香精泡脚的好处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